首批援鄂ICU护士长:眼镜上缠纱布减压摸索出管理规范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配眼镜

  四川省人民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SICU)护士长杨琴是第一批到达武汉的四川医护。

  大年初一凌晨,杨琴接到了去武汉的消息。当晚,她和共138名队员的“四川省援助湖北医疗救援队”抵达武汉江汉区,定点支援武汉红十字会医院。

  武汉红十字会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1.5公里路程,离汉口站3公里。四川医疗救援队接手时,该院已有60多名医护出现了感染症状,30多人住院治疗。

  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和同事们都在医院培训,准备去武汉。在医院吃完午饭后回到家,看到老公和女儿点了外卖,我当时真的很心酸,很想给家人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但是因为需要时间准备出行,最后只简单的做了两菜一汤。

  我女儿今年6岁。医院组织报名的时候,我没有和家里商量,第一时间报了名。回家后我告诉他们,这个特别时刻,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义不容辞。家里人很不舍,很担心,但是他们也特别支持、鼓励我。

  妈妈听到我要去武汉,当天晚上他们都失眠了。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他们为了祝我平安顺利,特地给我买了一套大红内衣。

  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规模并不大,全院只有400多张床位,是7家指定点收治疑似病人的医院。在杨琴到达的三天前,也就是1月22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开始转移其他病人、腾空病房。同日,医院接收了从武汉协和医院转诊的150个患者。

  杨琴所带的护理组,是进驻该院的“四川队”第一批上岗的。当时,该院已有60多名医护出现了感染症状,30多人住院治疗。

  大年初一晚上,我们到达了武汉,初二一早,经过简单的培训后,中午我们就进驻了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我清楚的记得,晚上6点半,我带着我们的护理团队就到ICU上岗了。

  红十字会医院只有9张ICU病床。我们上岗时,9张床有7个重症患者。当时这些患者都没有确诊,只是疑似病人,但是病情很重。有两例患者上了无创呼吸机,有两例上了高流量吸氧,有一例上了血液透析。

  我们到达前,因为大部分护理人员都病了,红十字会医院参与倒班的护士只剩下了6个,还有一个护士长负责管理工作。当时,武汉协和医院有护士过来支援,但是我们到了之后,他们就撤走了。

  当天下午他们的护士长和护士带我们换防护服的时候,当着我们的面哭了。他们太疲劳了,工作量很大,压力也很大。

  杨琴所在的四川省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共30人,负责的是7楼 ICU 9张病床和呼吸内科31张病床,都是病情最重的病人。杨琴所带的护理小组,共有19名护士。第一班护士开始工作的大年初二,正是武汉各大医院医疗物资最紧缺的时候。

  大年初二到医院,医疗物资非常紧缺。院长告诉我们,他每天早上要想办法解决下午的医疗物资,下午再想办法解决晚上的医疗物资,晚上再解决第二天早上的物资问题。而且,物资来自不同厂家,不同批次,质量参差不齐。但临床一线医护最基本的防护物资都是准备好的。

  总体来说,我们的情绪比较稳定。有困难,但大家都克服了。防护眼镜压得耳后很难受,我们队员就在眼镜上缠了纱布来减轻压力

  在最困难的时候,杨琴和她的团队开始了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工作。在短时间内,他们要在这家只有400多张床位、9张ICU病床的二级甲等综合医院,摸索建立起一套传染病管理规范。

  我们是第一批到的,当时对前方疫情凶险程度,工作如何开展,都是未知的。所以我们当时真的很勇敢,就这样上了一线。

  我们刚到时,原先ICU的9张床位,远远不能满足院内不断增多的重症病人的需求。而且疑似患者和确诊患者之间,如果没有严格的流程管理和隔离措施,容易交叉感染。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对医院的流程进行了梳理,把疑似和确诊的病人分开。再把这些病人,分为轻症、重症、危重症,分别诊治。

  我们接管后,在医院又征用了一层病房,ICU床位增加到了18张。现在依然住满。而且,相比之前ICU里收治的都是疑似患者,现在随着核酸检测量的增加,我们的收治的都是确诊患者。

  今天(2月3日),18个住在ICU里的患者,有13个已经确诊,还有5个还没有拿到最后的结果。

  除了ICU病房,医院90多张留观床位,也一直是饱和状态。留观病人中,有很大一部分病情也很危重。

  病人真的很多,但我们接管之后,通过建立、规范、改善流程,在短时间内,把武汉红十字会医院这家二甲医院改造成了一个传染病专科医院。

  以护士的排班来说,原先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的ICU,护士8小时一个轮班。在红十字会医院,考虑需要穿防护服,工作强度也非常大,而且护士在病床边的时间最长,风险也最高,所以我们现在统一4个小时轮一次班。一次轮班最短能休息半天,最长24小时进入下一轮次排班。

  四川省第二批援助湖北的队员来了后,我们对团队做了一次重组。目前在ICU的护理团队共有37位护士,负责18张ICU病床病人护理工作。但是这37个护士里,有22个来自非重症科室,如呼吸科、感染科。如何把这个团队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保证每个轮班的护理质量,我们也一直在探索。

  作为一名资深ICU护士长,杨琴原本已经见惯了疾病和痛苦。但是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ICU病房里,杨琴依然感触很深。面对凶险病毒,很多病人身陷焦虑、恐惧中。但当他们知道,救助他们的是来自四川的医护,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表达着感谢。

  在ICU,有个50多岁的女患者,我印象深刻。上了无创呼吸机,她非常焦虑,哪怕护士就在床边,她也要不停地叫我们。我明白她是需要我们的关注。

  她的女儿昨天(2月2日)来探视她,告诉我她的妈妈是个特别胆小的人。我问她,她妈妈最喜欢谁?她说是她的外孙咖啡(音)。现在我会告诉她,咖啡很乖,在家里等她回去。希望亲人的期待能够给这些重症患者一些鼓励和力量。

  来到这家医院已经快十天了。我也有特别疲惫的时候,每天从医院回酒店,单是一整套的洗漱做下来,都要一个小时。

  除了临床,我还有很多其他工作。我要收集队员的健康信息,每次看到我们队员出现了呼吸道症状,我都特别担心。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只能请一个呼吸科的医生,作为队员的保健医生。

  今天晚上(2月3日),和我们省人民医院第二批队员汇合,回来时坐在通勤车上,我们看着武汉的夜景,看着万家灯火,看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都非常心酸、感慨,这样的好日子,街上如此冷清。

  但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我们都希望疫情赶快过去,病人能康复,医护能回家。

  最新消息是,四川省第三批支援湖北的医疗救援队,共126人,已经于2月2日抵达武汉。昨天晚上,第四批共72名医护也已经集结,今天奔赴武汉。

  相比刚到武汉时的无助,杨琴现在感觉更有力量了。“和女儿通电话,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告诉她,完成任务就回去。”

猜你喜欢

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选择眼镜注意事宜:选购眼镜掌握懂得这三点

红会病院配镜进程遴选眼镜把稳事变:选购眼镜摆布邃晓这三点近视人丁比例居高许众眼镜具体成为各人的常用品,不外天天要戴的眼镜,却有好众人对待它的构造、材质等都非常陌生应该都是听伴计

2019-12-28

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选择眼镜注重事项:要配眼镜买掌握明白这三项

红会病院配镜流程采纳眼镜防备事故:要买眼镜把握领悟这三项近视群体比例居高过高眼镜几乎成为世人的器械,不过每每要戴的眼镜,却有有些人对付它的构造、材质等都十分生疏凡是都是听商家等

2019-09-07

配眼镜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选择眼镜注意事宜:选购眼镜掌握懂得这三点

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选择眼镜注意事宜:选购眼镜掌握懂得这三点近视人口比例居高很多眼镜几乎成为各人的常用品,不过天天要戴的眼镜,却有很多人对于它的构造、材质等都十分陌生应该都是听店员

2019-09-03

配眼镜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配选眼镜重视细节:选择眼镜掌握明白这几个

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配选眼镜重视细节:选择眼镜掌握明白这几个近视人数比例居高很高眼镜几乎成为很很多人的东东,不过每日要戴的眼镜,却有部分人对于它的构造、材质等都十分陌生常常都是听客

2019-08-31

配眼镜红会医院配镜流程配选眼镜重视细节:选择掌握明白这几个

红会医院配镜经过配选眼镜珍惜细节:挑撰眼镜把握清晰这几个近视人数比例居高很高眼镜简直成为很良多人的东东,可是逐日要戴的眼镜,却有局部人看待它的构造、材质等都特殊陌生每每都是听客

2019-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