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为激光角膜屈光手术的深度临床应用提供新思路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配眼镜

  激光角膜屈光手术自1987年诞生之日起,就被誉为50年来最伟大的医学发明之一,三十多年来,这项在发展中不断完善的眼科医学科技改变了数以千万计屈光患者的人生。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 Arthur Ashkin、Grard Mourou、Donna Strickland三位科学家凭在激光物理学领域取得的成就摘得桂冠,同时也再度将激光角膜屈光手术技术引入

  我国作为人口大国,同时也是近视大国,近视患者数量位居世界第一,激光角膜屈光手术患者数量同样也是世界第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有最大的屈光病患市场,在眼科医学发展上乏善可陈。我国是最早开展激光角膜屈光手术的国家之一,无数眼科医生为该项医疗技术在临床应用层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不计其数的患者因之重获清晰视力,同时我国优秀的眼科专家们也在该项技术的基础上,勤于钻研坚持创新,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周跃华主任正是这其中之一,他开创了儿童难治性屈光不正性弱视的激光矫正、角膜基质透镜植入矫正远视和角膜基质透镜植入联合角膜交联治疗圆锥角膜三项世界新技术,为激光角膜屈光手术的深度临床应用提供了新思路,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2005年,年仅6岁的小锋(化名)跟在妈妈的身后来到周跃华主任的诊室,小鼻梁上架着一副孩子本不该承受的眼镜。小锋患的是混合散光伴随弱视,简单说来就是,小锋的眼睛在一个方向表现出来的是近视,而在另一个方向则表现为远视,同时还伴有混合散光带来的高阶像差问题,即便配戴眼镜,矫正视力也低于标准视力,原本色彩斑斓的童年在小锋眼里永远都是一团模糊。

  为了小锋的病情,父母自然是心急如焚,多年来带着孩子四处奔走求医,鼻梁上的小眼镜一换再换,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这次小锋的母亲多方打听后,带着孩子到北京同仁医院找到周跃华主任,希望当时已是小有名气的周跃华主任大夫能给事情带来一线转机。

  在检查了小锋的眼睛,并听了小锋母亲的讲诉后,周跃华主任思忖良久,最终给出了一个颇为大胆的方案建议——屈光手术。周主任向孩子母亲解释,由于小锋患有混合散光,光线在眼内无法聚集在一点,眼部发育会因此大受影响,以目前的视光医学水平,任何一副眼镜都不能解决问题,放任发展则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唯有利用屈光手术改善小锋的角膜形态,同时削平不同方向上的近视和远视,改善高阶像差,在改善视力的同时,也使得光线能自然刺激黄斑,解决孩子眼部发育的问题。

  在一个6岁孩子的眼睛上动手术自然是非同小可,小锋的母亲一时拿不定主意,提出要回去和丈夫商量。之后,小锋的父亲带着孩子走访了协和、北大多家名院,向多位资深眼科专家征询意见。然而,几乎所有的老专家们众口一词否决了这个手术治疗方案,怎么能将成年人才适用的屈光手术施以眼部尚未发育成熟的孩子身上,这个方案太过冒险。

  小锋父亲是个暴脾气,他认为周跃华主任提出这种治疗方案太过冒失,带着孩子直奔门诊,来找周主任理论。周跃华主任向孩子父亲又耐心解释了一遍这个治疗方案的设计思路,详陈利弊。小孩6-12岁是发育的关键时期,早一天施治,孩子少遭一天罪,还让眼睛得到正常发育,过了12岁就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机会。

  面对诊室门外排着的百十人等待就诊的患者队伍,周跃华主任对小锋父亲说,你的孩子不是第一个接受手术治疗的低龄患者,以前我也做过这样的手术。这里每天都有排队等我的患者,我这样是想给孩子一个健康成长的机会,你回去想想再做决定。

  小锋的父亲一时哑口无言,但依然拿不定主意是否该让小锋去做这样一个手术,只得带着小锋先离开。

  事实上,业内前辈和小锋父母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由于少年儿童眼部尚处在发育期,激光角膜屈光手术的过早干预可能会对孩子的眼部发育造成不良影响,因而手术不适用于未成年人已经成为业界共识,一众专家对周跃华主任所提治疗方案的否认也是情理之中。

  然而,世事无绝对,创新需要勇气去挑战成规旧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方才能迈出历史性的一步。周跃华主任正是这样一位敢于挑战,也能严谨求证的医生。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他深知儿童难治性屈光不正性弱视对青少年视力发育所带来的终身伤害。多年来他搜集了大量这类病例,进行综合比对总结,以激光角膜屈光手术作为基础方案,在手术设计上进行优化提高,率先在国内开创出“儿童难治性屈光不正弱视的激光矫正”技术。

  激光角膜屈光手术在国内开展多年,技术上已臻成熟,“不适用于未成年”的共识也早已根深蒂固,周跃华主任这项创举颇有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意味。然而这项技术也并不是简单将成年人适用的手术直接施用于儿童,而是针对性地在手术方案的设计上做了“因人而异”的改进,在适应症范围上做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同时为避免术中出现偏心切削的问题,在手术手法上也对医生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周跃华主任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成功进行了国内首例儿童屈光不正性弱视的激光矫正手术,成为这一领域的“第一人”。

  后来,小锋的母亲带着孩子再次来到周跃华主任的诊室,她和家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周跃华主任。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术后小锋的视力恢复到1.2到1.5之间,终于摆脱了混合散光和弱视的双重纠缠。小锋的家人十分感激周跃华主任,他的父亲甚至专程登门向周跃华主任道谢,并一再邀请周主任赴宴以表感激之情,但周跃华主任婉拒了小锋父亲的宴请。他说,你们能信任我就足够了。

  直至如今,尽管儿童屈光不正和弱视的治疗仍以保守的常规治疗方式为主,但以激光矫正手术作为治疗手段的方案终于得到各方的普遍接受,该项技术的有效性和可操作性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可,并成为眼科学术界新的研究方向。

  这个颇具“医闹”色彩的故事不过是周跃华主任三十一年从医生涯中的沧海一粟,在这个关乎病患生命与安危的行业里,每一项创新都往往伴随着患者的误解、业界的质疑和各种不负责任的论断。然而,周跃华主任并不在意这些,在技术的开拓上,他注重的是务实精研,以能落到实处的技术创新带动行业向前发展。

  除 “儿童难治性屈光不正性弱视的激光矫正”技术之外,周跃华主任在全飞秒激光手术的基础上,开创了“角膜基质透镜植入矫正远视”和“角膜基质透镜植入联合角膜交联治疗圆锥角膜”两项临床技术,引发国内外业界高度关注。

  在全飞秒激光矫正手术中,飞秒激光在角膜基质层通过两次深度不同的层间爆破,“切割”出一个凸透镜,然后通过一个4mm以内的小切口取出透镜,以达到矫正近视的目的。在这个基础上,周跃华主任设想,能不能将全飞秒手术中取出的凸透镜植入到远视患者的眼内,对远视进行矫正。经过反复论证和实验,这项技术终于得以面世。

  2012年9月,恰好有一位患者一眼近视一眼远视,配戴框架眼镜难以达到理想的矫正效果。经沟通,这位患者很痛快地选择了相信周跃华主任,选择接受这项“前无古人”的手术。这是世界上首例角膜基质透镜植入矫正远视的手术,手术进展得非常顺利,同时解决了这位患者两眼不同类型屈光不正的问题,成功达到预期的矫正效果。首例手术成功之后,周跃华主任又进行了不同患者间的角膜基质透镜植入手术,同样取得了成功。

  这项技术能在临床上得以成功应用,这意味着远视的手术矫正又有了一条新的思路,弥补了准分子激光手术无法有效矫正高度远视的缺陷。同时,该项技术得到了北京市医管局扬帆计划的资助,开始被眼科领域认可和推广,很多三甲医院也开始开展这项手术。

  “角膜基质透镜植入联合角膜交联治疗圆锥角膜”的技术同样是基于这一原理。圆锥角膜易发生于青少年人群中,是以角膜逐渐变薄且呈锥形前突为特征的致盲性眼病,如果得不到有效治疗,随着角膜逐渐变薄,视力不断下降,最终将只能通过角膜移植来治疗,但是角膜的来源却是一个难题。常规的角膜交联术适用于角膜厚度在400微米以上的圆锥角膜患者,而对于角膜厚度低于400微米的患者则无能为力。角膜基质透镜植入联合角膜交联治疗圆锥角膜的技术是将全飞秒手术中取出的角膜基质透镜植入圆锥角膜患者的角膜基质囊袋内,垫厚角膜,然后再进行交联。这项技术既及时拯救了圆锥角膜等角膜患者,同时也解决了角膜来源匮乏的问题。

  2016年6月,一位患有圆锥角膜的少年求诊,由于角膜厚度不足400微米,常规的角膜交联术风险太高,很多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一筹莫展中听闻周跃华主任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进行检查后,周跃华主任建议以飞秒激光在患者角膜上制作一个2mm的囊袋,植入一块角膜,然后再进行角膜交联手术。经过匹配,少年的父亲通过全飞秒手术提供了角膜基质层透镜,植入父亲的角膜后,少年的交联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而且,得益于此次手术,父亲原先的高度近视消减至50度,竟摆脱了羁绊多年的眼镜。父子俩术后至今已有三年,恢复顺利,视力稳定,手术成功达到预期治疗效果。

  在2019眼科临床实用技术大会上,周跃华教授做了题为《全飞秒角膜基质透镜的再利用》的学术报告,其研究成果引发与会学者和专家的高度关注,角膜基质透镜在眼科临床上的利用为远视矫正和圆锥角膜的手术治疗提供了突破性的革新。2019年9月中旬,第37届欧洲白内障屈光手术眼科协会(ESCRS)年会在法国巴黎召开,周跃华主任凭借在全飞秒激光手术领域深厚的造诣荣获了全球SMILE手术质量管理贡献奖和手术卓越成就奖。

  据不完全统计,周跃华主任从业至今,手术总量30余万例。对这个行业不甚了解的人或许并不明白这个数字背后的意味,与周跃华主任共事多年的同事则十分笃定地表示——这是一项“未被认证过的”世界纪录。

  在谈及这个话题时,周跃华主任自己则轻描淡写地将其归于作为医生的“责任”和“坚持”。与其他专家级医生不同的是,对待患者,周跃华主任总是试图做到凡事都亲力亲为,亲自为患者设计手术方案,亲自手术,甚至对每一个患者都要嘱咐一句“术后一周内的复查至少要找我亲自看一次”。多年来,正是这种对职业精神的坚守,才累积了这样一个令同行都叹为观止的手术量纪录,而这个数字更是造就了周跃华主任对手术的独到深入的理解和思考,从一次次的临床实践中寻求对技术的革新。

  2019年5月,美国哈佛大学附属麻省耳鼻喉医院角膜专家Ula V。 Jurkunas博士来到北京茗视光眼科的手术中心,现场观摩学习周跃华主任的手术操作。周跃华教授向Jurkunas博士展示了全飞秒手术和飞秒Lasik手术的实际操作,并详细讲解了操作手法的技巧,一系列高超的技术操作让这位见识广博的美国同行惊呼“Amazing”,而周跃华主任坐拥的近百台先进手术和检查设备更是让Jurkunas惊叹“Dream”。Jurkunas表示,美国最近几年才开始开展全飞秒手术,医师难免经验不足,而设备水平如此先进的屈光专业手术中心,就连哈佛医学院都不曾有,简直如同梦幻一般。

  能得到国际同行如此高的赞誉,周跃华主任自然是十分自豪。在茗视光手术中心的工作记录中,周跃华主任曾在一天之内进行了120多人的手术,历时超过12个小时。周跃华主任与团队成员通力配合,再加上完善的设备支持,这个数字似乎还不是顶点。

  《论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与周跃华教授对技术的执着相比,他对设备的热衷也丝毫不遑多让。

  2018年,周跃华主任离开他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同仁医院,以首席手术专家的身份加入北京茗视光眼科。在与茗视光董事会谈判的时候,周跃华教授抛出了一句颇为“霸道”的话——“技术上我要有绝对的话语权”。

  在周跃华教授的主导下,茗视光眼科划拨大笔资金用于设备的购置更新,对手术中心的设备设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升级更新。仅2019年,茗视光就“大手笔”购进北京市第一台最快的阿玛仕1050RS准分子激光仪,和国内第一台OCT导航的Z8全能飞秒激光仪,至此,茗视光手术中心仅在角膜屈光手术一项上就拥有包括鹰视EX500、威视VISX等在内的三台准分子激光机和四台飞秒激光机,设备阵容堪称奢华,在国内首屈一指。

  对于这样“有钱任性”的资金支出,周跃华教授并不以为然,他立志要打造出一个专业技术导向的一流屈光手术平台。曾多次有投资者带着合作意向来谈,均止步于他的“苛刻”条件——“技术上我要有绝对的话语权”。

  对此,周跃华教授有着自己的一套“职业哲学”——专业上做到最好,对患者负责到底。正是这样一位颇具医者情怀的医生,靠精湛的医术,特别是对技术近乎狂热的追求,才造就了让整个行业都为之侧目的创举。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108年美国老店申请破产!超千亿市值跌得不到1% 挺过大萧条却没熬过新冠

  一位乐视网股民的人间、天上、地狱 持股8年百倍收益 灰飞烟灭仅用11天

  108年美国老店申请破产!超千亿市值跌得不到1% 挺过大萧条却没熬过新冠

  一位乐视网股民的人间、天上、地狱 持股8年百倍收益 灰飞烟灭仅用11天

  iPhone11挥泪降价1600元 iPhone12出道即巅峰?5G手机遇“开年劫”!

  大家可以打开行情软件,然后选中所有A股版面,将所有股票按每股净资产从小到大排序,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出台出口管制新规应询发表谈线年突然想起深圳有套房!已经涨到600万

  刚刚,这家公司遭证监会重罚!60万顶格罚款!A股昔日“千亿白马股”,如今被移送司法机关

猜你喜欢

配眼镜成年弱视手术多少钱?

我们儿子眼睛不息欠好,有点弱视,小功夫做手术惧怕有什么损害,并且没什么钱,现正在想让大家做手术,成年的弱视手术要几多钱?长于:近视,弱视,结膜炎,麦粒肿,翼状胬肉,泪囊炎等常见

2019-09-12